华强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要闻 > 为了“神话之鸟” 小伙守护荒岛10年

为了“神话之鸟” 小伙守护荒岛10年

来源:互联网 2022-10-25 16:00:36社会要闻10
为了“神话之鸟” 小伙守护荒岛10年在他的陪护下,极危物种中华凤头燕鸥的数量日益增多陈勇在茫茫的东海中,有一个面积只有0.02平方公里的小岛屿——中铁墩屿受到世人关注,因为岛上有一群被称为“神话之鸟”

为了“神话之鸟” 小伙守护荒岛10年

在他的陪护下,极危物种中华凤头燕鸥的数量日益增多

陈勇

在茫茫的东海中,有一个面积只有0.02平方公里的小岛屿——中铁墩屿受到世人关注,因为岛上有一群被称为“神话之鸟”的中华凤头燕鸥,它们曾经从世人的视野里消失了63年。

小伙丁鹏是这群“神话之鸟”的守护者之一。从2013年开始,他每年都要在中铁墩屿呆上100多天,十年来,他和志愿者一起为鸟儿们的繁殖保驾护航,在他们的守护下,岛上的中华凤头燕鸥从第一年的19只,增长到现在的百余只。近日,丁鹏接受了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

紫牛新闻记者 陈勇 视频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1为了“神话之鸟” 他坚守海岛10年

丁鹏是甘肃兰州人,今年33岁,2012年毕业于宁波大学,学的专业是航海技术。毕业后,他成为浙江象山韭山列岛*自然保护区的一名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中华凤头燕鸥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属于中型水鸟,体长约三四十厘米,冠黑、羽灰、体白。这种鸟在1861年第一次被学者发现,此后在世界各地少量出现过踪迹。最后一次被记录是在1937年,在我国青岛附近的岛屿曾经采集到21只标本,之后长达63年就再无记录,大家以为此物种已经灭绝。

2000年,有一位鸟类摄影师在马祖列岛的一群大凤头燕鸥中发现了几只从未见过的黑嘴燕鸥。经过多番求证,最终确认那正是中华凤头燕鸥。由于其数量稀少、行踪神秘,中华凤头燕鸥被世人冠以“神话之鸟”的称呼。

2004年和2007年,鸟类专家在浙江韭山列岛发现了中华凤头燕鸥的身影,但因受台风和捡蛋等因素的影响,燕鸥繁殖失败,据当时资料统计,全球的中华凤头燕鸥总量不足30只,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极危物种。

2013年3月,丁鹏陪同国内外30多位专家登上位于宁波象山的中铁墩屿,为人工引导干预中华凤头燕鸥选择目标繁殖区域。丁鹏是参与此项目时间最长的监测人员,他坚守海岛10年,在他们的保护和支持下,中铁墩屿成为中华凤头燕鸥全球最大的繁殖基地。

2 等待中发生奇迹 第一年就招引成功

一开始,中铁墩屿上没有中华凤头燕鸥,丁鹏的任务就是招引这些“神话之鸟”落户此处。“太神奇了,第一年就招引成功了。”中华凤头燕鸥的繁殖期一般在每年的5—8月,它们喜欢在没有树的小岛上直接下蛋,所以专家组将比较平坦的中铁墩屿作为招引地。

2013年5月,丁鹏和一名来自美国的志愿者开始了长期驻岛。遗憾的是,一直等到7月,都没有见到中华凤头燕鸥的影子。“专家组建议撤出设备,来年再做打算。”丁鹏告诉记者,转机出现在第二天,“去收东西时,我突然看到50多只大凤头燕鸥,因为中华凤头燕鸥与大凤头燕鸥是混群的,这让我看到了希望。”过了两天,丁鹏决定乘船再去看一看,“当船驶入海岛的一角时,就看到了两三千只大凤头燕鸥在天空盘旋,其中还混杂了中华凤头燕鸥。”丁鹏被这一景象彻底震撼住了。

“第一天发现8只,但那年最多的时候监测到19只中华凤头燕鸥,它们繁殖出2只中华凤头燕鸥。”为了监测方便,丁鹏和另一位杭州志愿者一直坚守到10月。据他观察,中华凤头燕鸥的孵化期在28天左右,而雏鸟一般出生35天后就会飞了。首次招引成功后,中华凤头燕鸥就在中铁墩屿上安家了,它们“呼朋唤友”每年来此繁衍生息。

从2014年起,观测站被移到了中铁墩屿上,丁鹏每年一住就是数月,记录下中华凤头燕鸥的数量,今年,观测到成鸟93只,孵化雏鸟36巢,双双成为全球最高纪录。丁鹏自豪地说,自人工招引项目开展以来,中铁墩屿已成为中华凤头燕鸥最大的繁殖地,累计孵化雏鸟至少150余只,占比全球各地繁殖总量的80%以上。

3 种群恢复的背后 是一群守护者的青春

丁鹏的老家在甘肃兰州,他小时候经常见到光秃秃的大山,也见过沙尘暴,所以很早就有了保护环境的概念。他坚守海岛10年,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和珍稀物种,组织志愿者开展物种监测和保护取得显著成绩。不过,中华凤头燕鸥种群恢复的背后,丁鹏的付出也是巨大的,用他的话说:“燃烧的可是我的青春啊!”

最初,在岛上搭上一顶帐篷,就是丁鹏的住所和工作室,每天他要拿着相机和电脑,对燕鸥进行拍摄和记录,还要保护它们不被人和其它动物伤害。2016年,岛上发生过蛇偷吃鸟蛋的事件,导致中华凤头燕鸥当年未繁殖成功,后来他们邀请专业捕蛇人,当年抓了26条蛇。如果有人在岛屿附近钓鱼,丁鹏还要劝离,曾有钓鱼人得知是为了保护海鸟,嘲笑他们是“傻子”。

岛上的生活基本靠自力更生,“刚开始用电靠一块太阳能板,遇到南方的梅雨季节,储备的电能仅能维持手机使用。另外,岛上夏天特别热,没有空调,也没法洗澡。”丁鹏说,遇上台风供给不上,有时饮用水只能依靠撒过漂**的雨水,食物也以南瓜和土豆为主。

他感慨,经常有“岛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感觉,“有时看到手机里有人吃火锅,吃烧烤也馋,就连雪碧可乐也喝不上。可以说即使有钱都没地方花。”另外,他们还要与蜈蚣和蚊虫为伴,丁鹏曾经被蜈蚣咬过,“那是钻心的疼啊!”

4 最大的挑战是孤独感 不后悔当初选择

相对于艰苦的生活条件,最大的挑战来自孤独感。“一般情况,我们只有两人在岛上,每天只能看着另外一副面孔,面面相觑。”丁鹏介绍,等待燕鸥前来的日子,最难熬的就是无所事事,他第一年在岛上半年,走遍了小岛的每一个角落,有时候看着海边的小螃蟹都能看上半天。后来,他每次上岛都会带很多书。

丁鹏每年都要上岛100多天,他认为等待也是一种奉献。他曾在一份自述中写道:住在岛上几个月,日复一日的孤单像海浪一样四面八方涌来的时候,那是一种如同被关了禁闭、流放海岛、被人类遗忘的感觉。

因为感到自己做的事有意义,丁鹏凭借着一腔热情坚持到现在,虽然这么多年比较辛苦,但欣慰的是,在我们这里繁殖的燕鸥飞到了各地,受到观鸟者和摄影师的追捧,因此不后悔当年的选择。

中华凤头燕鸥招引和恢复监测项目取得成功,受到世人关注。丁鹏告诉记者,现在每年都会公开招募志愿者上岛,“大家都是抢着报名,而且很多都是高校相关专业的硕士和博士生。”

因为工作需要,丁鹏还自学了摄影,在他的镜头里,记录了很多“神话之鸟”难得一见的神秘瞬间。中华凤头燕鸥成群结队地自由翱翔在湛蓝的天穹,那样的场景真美。很多人看后感慨:“这才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扬子晚报)

发表评论(0)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